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真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到这个声音,宣德帝身子猛然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地上那人。

    “你……”

    “父皇。”四皇子抬起头,看向他:“儿臣没有死。”

    顿时,宣德帝激动得眼眶微红。没想到本以为失去的儿子竟然又回来了。当下高兴得连呼三声好。上前扶起他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双眼睛,在四皇子身上四处查看,想要知晓他有无不妥。

    不忍见他继续担心。四皇子宽慰道:“父皇不必担忧,儿臣只是受了些小伤。”

    宣德帝点头。看他行动并无不便,也就放下了心。却还是命人唤来御医,想要为四皇子检查一番。

    四皇子无奈,知晓宣德帝是真心担忧自己,一时有些心虚。他假死的这些日子,想必是让他伤心极了。想到此处,转眼看向站在宣德帝身旁的安王。冷哼一声道:“父皇,儿臣有要事禀报。”

    从见到四皇子出现,就一直忐忑不安的安王此时见他说出此话,顿觉不妙。打断他的话道:“四皇弟能够安然回来,本王甚感欣慰。正是值得庆贺的时候。四皇弟有何要事,不妨调养好身子再说。”

    宣德帝闻言点头,四皇子如今才死里逃生,应该多多休养。还未开口安抚。就听四皇子道:“本宫身子已经大好,不需要休养。倒是大皇兄见到本宫无事,是否很是失望。”

    “怎么会?”见四皇子话里有话,安王心里就叫糟。只怕他已经知晓是自己所为了,当即开始思量如何摆脱嫌疑。“四皇弟这两年来奋勇杀敌,为我大祁打下数座城池。为兄欣慰都来不及的,怎会想你有事?定是你听了什么闲言碎语,误会了。”

    语气诚恳地说完这段话,安王眼睛看向晋王。嫁祸的意图非常明显。

    宣德帝不语,站在那里静看事态发展。他从来都不禁止几个皇子间的竞争,但事情涉及到了杀害兄弟的层面,就有些过了。一时盯着安王不放,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察觉到宣德帝的目光,安王更是心惊胆战。就怕露出什么马脚,心里暗恨。断崖都摔不死四皇子,他怎就这么命大?

    “真是误会么?”四皇子轻笑一声。转向被押在地上的杨智。道:“将你知道的说出来。”

    “是。”杨智抬起头,望向宣德帝,艰难道:“皇上,微臣有话要说。”

    身子被几个人压着,他无法正常说话。

    听四皇子如此一说,宣德帝就知事有蹊跷。看了一眼还要开口的安王。对着扣押杨智的侍卫道:“让他说话。”

    得了自由,杨智喘了口气。将安王派人威胁他,要他派人阻杀四皇子的事和盘托出。自然,其间真假参半。

    随着杨智的说辞,宣德帝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双眼睛瞪向安王。怒喝:“你还有何话可说?”

    见宣德帝震怒,安王立时跪倒在地,哭诉道:“父皇,他说谎。定是有人陷害孩儿。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父子情分。”说罢,转向杨智道:“究竟是谁给了你好处,如此污蔑与我?还不快从实招来!”

    心底,却在思量脱身之策。

    还未等他想到脱身之法。就听晋王嗤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道:“父皇,这是杨智交给儿臣的。请您过目。”

    见到那封信件。安王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没有了。恨恨看向地上的杨智。想不通他是何时跟晋王联络上的。还将自己亲笔写给他的书信交给了晋王。

    想到可疑之处,心底豁然清醒。怪不得他派人找到杨智之时,他那么痛快就答应了合作之事。而在最后绝杀之时却一拖再拖。非要他亲笔书信保证,才肯动手。原是挖了个坑来让自己跳。这也就解释了事后为何找不到这封亲笔书信的原因。

    亏他为了无后患之忧,烧了杨智的府邸。竟都是一场骗局。

    眼看着宣德帝的脸色观看那封书信时,脸色越来越僵。安王对着身后大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侍卫立时悄悄离去。

    看完书信,宣德帝怒极地将那张信纸甩到安王脸上,厉喝:“孽障!”

    话落,结结实实地给了安王一巴掌。

    受了一掌,安王眼底闪过怒意。却装作不知所措的样子道:“父皇,那封信上写了什么?儿臣并不知晓啊。”

    “你还要狡辩?”见他事到临头还嘴硬。宣德帝更是气得重重喘了几口粗气。因为四皇子一事,本就悲痛心情,经此一变大起大落。让他本就不甚健康身体,摇摇欲坠起来。

    “这信上的字迹可以模仿,可那下方的印章你又作何解释?”

    祁国每个皇子的私章跟印泥都是特别调制的,作假极为不易。宣德帝又怎会分不出来真假?

    “父皇,儿臣真的不知。”知道无法抵赖,安王索性拖延时间。见宣德帝身子摇晃,似站不稳。更是焦急地一把扶住他,惊呼道:“父皇,您可是又发病了?”

    说罢转向一直站在宣德帝身后的德全道:“还不快叫御医?”

    离得稍远的四皇子跟晋王见状,也几步上前。扶住宣德帝的另一侧身子,与安王对峙。

    被安王扶住,宣德帝气恼地一甩袖袍,将他推开。

    晋王趁机讽道:“大皇兄如此孝心,设计谋害四皇弟时,怎不见你想到父皇?”落井下石,不余遗力。

    四皇子也适时摆出一副隐忍的模样,看得宣德帝一阵愧疚。是他的疏忽,才会导致四皇子有此一劫。

    “你们……”安王被晋王一阵抢白,脸色登时挂不住了。看看时机也差不多了。当下退后几步,不再装模作样。冷笑道:“希望你们等会儿,也能有此刻的伶牙俐齿。”

    说罢,退到身后一群侍卫当中。

    如此举动,令人不解。四皇子向四周看去,就发现周围的侍卫,不知何时,已然将他们围在了正中。而宣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