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章 家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其实也不用刻意寻找,徐江南和卫敬上山还没一会,便遇见了原来贬谪此地的北骑军官,只是如今跟往常见到的士卒不一样,几位年近半百的老人身上没有盔甲,没有佩刀,也没有骑着战马,只不过见到徐江南的第一眼,数人齐刷刷的将手搁在胸前,另一只手悬在腰间,像是握着剑柄,脸上黢黑一片,眼神烁烁,唇须泛白,青紫色嘴唇微颤说道。

    “北骑亲兵卫骑长杨琦年参见公子。”

    “北骑亲兵卫齐琰,”

    “北骑亲兵卫魏览,”

    “……”

    “拜见公子。”

    说着就要跪拜下去,徐江南哪里敢让这群人给跪下去,手掌轻抬,众人半屈的身子也站立起来,徐江南这才开口说道:“各位叔伯快起来,要是让我爹知道在这里让几位叔伯下跪了,我怕是出不了这邙山了。”

    徐江南望着面颊黢黑的老汉,他记得这人之前说自己名杨琦年,便用手托着老汉的胳膊说道:“杨骑长。”话没来得及续下去,老汉赶忙打断说道:“公子可别这么喊,折煞杨某了。”

    徐江南环顾了一眼殷切的众人,轻声说道:“各位叔伯都是跟着我爹生里来死里去的手足兄长,小子占个便宜,就叔侄相称吧。”

    杨琦年搓了搓手,赶忙说道:“使得,使得。”说着见着徐江南身上渐次叠加起来的积雪,拍了拍手懊恼说道:“公子,去屋里说话吧。”

    徐江南听到后者的称呼,有些无奈,可也没有纠正,等到了地方,徐江南才发现这其实只是一个小院落,只不过有些像行伍行军那般,以一座军帐为中心,错落有致的将军帐围拢起来,杨琦年指着离着军帐最近的一方屋院说道:“公子这边请。”

    徐江南点了点头,可视线还是牵向了军帐,杨琦年像是瞧见了徐江南的视线,像是做了什么流传千古的事自豪说道:“这是我们几个托人找了个风水先生,说邙山里头,这块的风水好。”过了一会,杨琦年又解释说道:“再往里头,那就是王侯才能进去的地方,风水先生说,以将军的身份和过去,要是进去了,那是曁越,反而不好。”

    徐江南深望了一眼军帐,然后收回视线,感激说道:“谢谢。”

    杨琦年憨厚一笑,搓了搓手说道:“公子言重了,以前将军待我等如手足,这是我等应当的,就怕委屈了将军。”

    徐江南没说话,等进了屋子,杨琦年从内屋端出火盆,添了点柴火,映照的满屋红光,然后又在火盆上面搭了个架子,烧了壶水,做好这么一切之后,杨琦年才笑着说道:“呆会给公子烫酒喝,其实弟兄们在邙山都还好,就是没酒,可这些也拦不住我们,盛秋的时候就去山里摘一些果子,然后酿成果酒,就是味道淡了点,不醉人。”

    徐江南拱手谢过,谢过后发现,屋里的人似乎比起之前要少了不少,于是开口问道:“杨大叔,先前的那些叔伯?”

    杨琦年笑盈盈说道:“哦,他们呀,都去山里了,这会野味多,给公子打打牙祭。”

    徐江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倒是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杨琦年呼了口气,挥手说道:“这么多年,我们可是时时盼着公子过来。”

    徐江南将要说话,杨琦年意有所指说道:“不止现在,十年前公子还小的时候,我们就盼着公子来。”说着,杨琦年站起身来,掀起水壶,顿时一阵白雾,杨琦年用手扇扇,然后从中夹出一杯酒盏,推到徐江南的面前说道:“公子,喝点酒,暖暖身子。”

    徐江南没急着喝酒,反而疑惑说道:“杨叔知道我?”

    杨琦年哎了一声,坐下说道:“自然知道,当年性子使然,我们送了将军一程,阴差阳错,也知道了不少事,而且不止如此,我们无时无日不盼着公子来,也无时无日盼着公子不来!”

    徐江南还想着细听下文。杨琦年轻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

    徐江南小心喝了口果酒,非但不辛辣,而且入喉绵长,很是舒服。

    杨琦年自顾说道:“徐将军走的那天是休沐日,军营知道的人少,也就我们这群亲兵,在知道将军要去燕城的时候,我们其实是不信的,北骑的荣光是将军一手带出来的,自然也不相信将军会放下北骑,便违了军法去追,想送将军一程,也想知道为什么辽金南下在即,将军却要去燕城守北齐。”杨琦年说着说着,眼睛眯了起来,有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