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26章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美人尚小,英雄年幼!(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柳泾源目光闪动,这时一道无形的威压降临。

    就如同天劫降临之时所弥漫的天威,无处不在,将柳泾源全然笼罩其中。

    柳泾源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盏枯灯,周围尽皆是无处不在的寒烈之风。

    似乎那看不见的人只需一口气,就能够将他这盏枯灯吹灭。

    无形的恐慌和惊惧,宛若实质一般地在柳泾源的体内蔓延开来,他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慌忙地带人离开。

    不过,离开灵元宗不久之后,柳泾源停了下来。

    那种让他心神颤栗的恐惧之感逐渐消散。

    他越想越觉得诡异,便打算留下来一看究竟,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元宗内。

    叶玲儿则是愕然呆立,她一双美眸之中,有着极度的难以置信。

    她本以为,这一辈子,再也无法看到他。

    他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神武大陆,去到了更高等的世界。

    或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刚才,叶玲儿所听到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她怎么可能忘记?

    “是你?林晨,对吗?”

    叶玲儿开口,她环视四周,想要在周围捕捉到那道身影。

    但是,林晨隐匿在虚空之中,她又如何能够看到?

    “你既然回来了。为何不肯见我一面?”

    叶玲儿再次开口。

    周围,其他灵元宗的长老和弟子,都是心生好奇。

    宗主口中所说的人,到底是谁?

    刚才那道声音,他们也都听到,仅仅是一句话,就将柳泾源吓走,到底是什么人才有这么可怕的威慑力?

    “去见一面吧!”

    林晨身边,孟晓霜再次轻声说道。

    林晨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随后,他从虚空之中走出,就像是从水里浮现到水面,走出空间壁障,来到了叶玲儿的前方。

    叶玲儿一双秀目凝视林晨,眼中所有的倔强和执拗,在这一刻,全都被决堤的洪水冲垮,泪水很快迷蒙了视线。

    她努力想要睁大眼睛,让自己的眼泪不至于掉落,从而不显得太过狼狈。

    但是,她终究做不到。

    泪水划过脸盘,滴落在地上。

    无声无息,但在叶玲儿的内心,惊涛骇浪却早已经如山呼海啸般泛滥。

    林晨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变化。

    曾经身上所带着的一丝青涩和稚嫩,早已经被他经历的岁月和磨难洗刷殆尽。

    但是在他的眼眸之中,坚毅,执著以及锐不可当依旧没有任何的弯折。

    他还是那个他,并没有因为外界而改变。

    叶玲儿心中低叹。

    当年,她认为林晨太过于稚嫩,锋芒太盛,不懂得权术,太没有城府。

    认为林晨,不应该得罪秦天帝,让他向秦天帝道歉。

    但是……林晨说他有自己的武道。

    他绝不可能给秦天帝道歉。

    他不会去虚与委蛇,不会违背自己的道心。

    两人的分歧,由此而起,乃至于最后决裂。

    若是叶玲儿不至于太过于强势,没有将自己的理念强加给林晨,而是选择无条件的支持林晨。

    或者,现在她依旧在林晨的身边。

    即便林晨和孟晓霜重聚,她依旧也是林晨身边的恋人。

    但是……

    叶玲儿并没有这么做,在那时候,她一直认为自己的理念才是对的。

    她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理念和选择……

    而如今,林晨已经证明,叶玲儿自认为正确的理念,却是何等的荒谬。

    即便当初林晨没有杀秦天帝,直至如今,一万个秦天帝,或者哪怕再多的秦天帝,也比不上林晨吧。

    林晨是对的。

    他有自己的武道,他坚持自己的武道。

    武道,或许和世俗的那些法则,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又或者说,林晨和叶玲儿,没有谁的理念对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又何必要按照固定的规则来行事?

    林晨看着叶玲儿,他的眼神,并未有多少的波澜。

    或者说所有的波澜,都被他藏于云淡风轻的表面之下。

    良久之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屈指一弹,一道元神印记没入叶玲儿的体内。

    这一道元神印记,能够庇佑叶玲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够威胁到她的性命安危。

    “你保重……”

    只有这一句。

    说完之后,林晨就离开了。

    他消失在虚空之中,就如隐没入平静的水面,来时无声,去时无声。

    叶玲儿终是再也按捺不住,瞬间泪如雨下。

    周围灵元宗的长老以及那些弟子,一个个都是沉默无言。

    没有人上前来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心结还需宗主自己来解开。

    同时许多人心中震惊,早就听闻他们的宗主,曾经和龙武门的始祖,烈焰战神有过一段感情的纠葛。

    只不过许多人都以为是谣言。

    而今日,他们竟然亲眼目睹了龙武门始祖和宗主的见面。

    从两人的神情不难看出,传言极有可能是真的。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看到烈焰战神,看到那平常只能够瞻仰其雕像的传奇人物。

    而藏在暗处一直在窥视的柳泾源,此刻吓得亡魂直冒。

    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林晨?

    当初,林晨崛起于神武大陆的时候,柳泾源有幸亲眼目睹过林晨一次,那时候的他还只是武道之上星极境的一个小修士。

    这么多年过去,柳泾源已经修炼到化真境,但是林晨的样貌,他始终铭记在心。

    这一次再见林晨,他可以肯定,这就是当初那个几乎以一己之力,瓦解羽化神朝的赤龙门主!

    柳泾源当即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头也不回地仓皇逃离。

    以后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来灵元宗撒野。

    ……

    而在林晨离开不久之后,叶轩也来到了灵元宗。

    姐弟见面,自然是非常欣喜。

    不过,叶轩很快就看到了叶玲儿眼角泪水的痕迹,以及那一丝难以掩藏的落寞和哀婉。

    “姐,你怎么了?”叶轩关切问道。

    叶玲儿低声叹息道:“我看到他了。”

    “他?”叶轩似有疑惑,但很快明白了姐姐口中所说的“他”是谁。

    “姐,你后悔了是吗?”叶轩看着叶玲儿。

    叶玲儿没有回答。

    但是,答案也明显。

    在那一场世纪婚礼举行的大雪之夜,叶玲儿曾经说过,自己再也不会留下后悔的眼泪。

    可是她终究没有做到!

    “一切都已经过去,后悔也没有什么用。林晨已不是我们所能够企及的!”叶轩轻轻地拍了拍叶玲儿。

    叶玲儿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如果再来一次,她会无条件地支持林晨,站在林晨的身边,尊重他的一切抉择。

    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

    ……

    林晨和孟晓霜静静地走着。

    这些天来,他们就像是两个普通人,没有高绝的武道造诣,没有君临天下的身份和权势。

    让心灵回归到宁静,除了自身,一切都抛却到一旁。

    他们走过一座座大山,跨过一条条大河,进入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城池,看过无数张面孔,听过无数不同的口音。

    在暴风雨降临之前,他们珍惜着最后这一刻的宁静。

    感受着难能可贵的平淡和真实……

    或许,武道之巅的尽头,也不过是一切都重归宁静罢了。

    “晨哥。”孟晓霜抬起头,仰视着身边的林晨。

    “嗯?”林晨微微一笑,迎向孟晓霜温柔缱绻的目光。

    “如果……一切都安定了下来。我们就回到这神武大陆,安安静静地生活,可好?”孟晓霜低声道。

    林晨沉默片刻,随后目光眺望远处的天际,深吸了一口气。

    “好!”他重重点头,这一次劫难若是渡过,那就让一切归于宁静。

    ……

    不久之后,林晨回到圣域。

    圣域压抑的气息,比过去似乎更加沉重。

    天空之中,能够明显感觉到,有着混乱的空间之力在不断波动。

    圣灵始祖何时降临圣域,未必可知。

    但想来,并不会太久了。

    林晨开始闭关。

    这段时间在神武大陆,他又有感悟。

    尤其是和晓霜一起行走在神武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将心绪全部放空,反而因此有所感悟。

    这一次闭关,又是三千年。

    外界也过去了二十年。

    林晨再次突破,晋级为巅峰神帝。

    如今以林晨巅峰神帝的修为,再加之太古之身,实力比之过去,强大了不少。

    即便是其他的巅峰神帝,再和林晨一战,恐怕在他的手里,也无法坚持十息的时间。

    若是对方稍有大意,林晨甚至有把握在三息之内,便击杀巅峰神帝。

    但是,林晨知道自己的实力依旧不够!

    他回想起圣灵始祖的实力,尤其是对方所掌控的命运之力,太过于玄妙和强大。

    更何况,这些年来,林晨有突破,圣灵始祖怎么可能还停留在原地?

    圣灵始祖当初在成就主宰之后,第一时间便杀至神人域。

    他甚至连命运之力都没有彻底掌控。

    而如今,数十年过去,他在时间阵法当中,同样修炼了几千年,他的修为已经完全巩固,可想而知,他的战力必然会大幅提升。

    站在龙武城的城墙之上,夕阳洒落,映照在林晨那凝重的瞳孔之上。

    他仰视着头顶苍穹,那里虚空波动越来越剧烈。

    “很快了吧!”

    林晨眸光闪动,从上方逼迫而来的危机之感,已经越来越重。

    整个圣域,都能够感知到。

    所有人都像是头顶上悬着一把剑,无比的压抑和沉重。

    “门主,有一个叫叶青阳的后辈前来求见。他说是你的记名弟子,并且他身上有你的元神印记!”

    就在这时,有人来到林晨身边,告知他有人求见。

    “叶青阳?”

    林晨闻言,神色微动。

    他当真有许久没有记起叶青阳了。

    曾经为了寻找本源之力,他前往一个天玄界的地方,附身在叶青阳的身上。

    而后,他帮助叶青阳复活,但却也因此借用了叶青阳的肉身一段时间。

    叶青阳根骨很不错,天赋极佳,在林晨的元神控制之下,他的肉身很快修炼到了圣境。

    但林晨在离开的时候,封印了叶青阳的修为,同时也封印了他的部分记忆。

    当时叶青阳要拜林晨为师,林晨将之收为记名弟子,并且说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够来到圣域,找到自己,就正式收他为徒。

    “想不到,他真的来到了圣域。”

    很快,林晨见到了叶青阳。

    叶青阳已经从过去那个青涩的男孩,成长为一个道藏境的武者。

    时间并不算长,叶青阳没有时间阵法,但是他能够从天玄界来到圣域,并且修炼到道藏境,可见他的天赋的确非同一般。

    不过,当初林晨在他的体内,留下来一道元神印记,给了他非常大的帮助。

    “叶青阳拜见师尊!”

    叶青阳见到林晨,便是恭敬地上前跪拜:“师父,当年你和我说,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够来圣域找到你,就收我为正式弟子!现在,弟子我做到了!”

    林晨欣慰地点了点头:“叶青阳,从即日起,你就是我的正式弟子。”

    叶青阳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意。

    这么多年来,他心里一直有着这一股执念,就是为了能够来圣域,找到自己的师父!

    没有人知道,叶青阳这些年来,经历了多少的苦难和困顿,但是找到师父,拜入师门,就个目标,就像是一盏永远熊熊燃烧着的瞭望之塔,指示着叶青阳前进的方向。

    “可惜……大难将至,我收你为弟子,恐怕也未必剩余多久的时间来指点你修行了。”

    林晨看着激动的叶青阳,微微摇了摇头。

    “师父,究竟是怎么回事?”叶青阳不解地问道。

    随后,林晨把将要发生的事情,告知叶青阳。

    “叶青阳,如果你现在有了悔意,可以离开这里,我可以送你回天玄界。若是没有师徒关系,或许对你而言,反倒更好!”林晨看着叶青阳说道。

    叶青阳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很坚定:“不!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若是没有师父您,我叶青阳早就已经死了。如今大敌将至,即便我叶青阳实力不济,但也绝不会苟且偷生。”

    “师父,我会和你站在一起,共同迎敌,哪怕战死,也绝不退缩!”

    “好!既然如此。为师便为你准备拜师礼。你且在这等着!”林晨说罢,进入玄冥洞府,开始炼制飞剑以及丹药。

    不久之后,林晨离开玄冥洞府。

    “叶青阳,这是为师给你打造的飞剑,名为青阳。”林晨一挥手,一道青芒飞出,一柄利剑悬空,其上有着青芒绽放,就像是燃烧着青色的火焰。

    “青阳剑!”叶青阳接过飞剑,跪拜在地,“多谢师尊!”

    叶青阳无法看出这柄飞剑的品级,但是他可以肯定,这柄剑,绝对是一件无上宝物。

    事实上,的确如此。

    炼制这柄飞剑,林晨灌注了自己的心血,用了最为珍贵的材料。

    这柄剑,可以说是当世第一剑。

    再没有一柄剑,能够在品级上胜过青阳剑一筹。

    “另外,这里面是为师赠与你的一些丹药和法诀。你好好修炼,不过,为师提醒你,不要太过于依赖丹药。丹药终究是外物,若是能够自行参悟,就不要借助丹药突破。”林晨又将一枚储物戒指抛出。

    叶青阳接过戒指,郑重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叶青阳开始闭关修炼。

    他深知自己的修为境界太低了。

    原本修炼到道藏境,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圣域当中的顶级强者。

    但是来到了龙武城,见到了师尊,看到了师尊身边诸多的强者,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无异于井底之蛙。

    他也知道,林晨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族当中最强的神帝。

    但是强如师尊,依旧有着不可战胜的敌人。

    而且,这个敌人,在不久之后,可能就会降临圣域。

    叶青阳才知道,自己的这点微末修为,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要尽快地提升自己,这样才能够在大劫降临之时,帮助到师父。

    和叶青阳一样,其他人大多数都在这个时候,选择闭关修炼。

    飞火神帝、薛青神帝、南宫神帝、暗影神帝、斗战神帝、天盘神帝、琉璃神帝、破军神帝,全部在闭关之中。

    就连孟晓霜也在闭关,冲击帝境。

    孟晓霜已经在巅峰神王之境停留了一段时间,她冲击帝境,已经有一定的把握。

    不过,林晨并没有让孟晓霜强行破关。

    他感觉到玄黄大界的帝境,已经趋于饱和。

    人族如今已有九名神帝,圣灵族也有八名。

    根据前不久的消息,天妖族又诞生了一名神帝。除了盘元妖帝和先知妖帝以外,又有一名封河妖帝。

    整个玄黄大世界,足足有二十名神帝。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势。

    但却也令得这个世界,变得更为暗涌激流和风波诡谲。

    以玄黄大世界的规格,尚且无法承载这么多神帝,所以不久之后,必然会有神帝陨落,甚至可能陨落的不在少数。

    林晨不想让孟晓霜以身涉险。

    “轰隆隆……”

    就在这一日。

    突然,惊雷般的巨响,从天空之中传来。

    整个圣域世界,都陷入剧烈的震颤之中。

    天空不断出现一个个巨大的黑洞,一条条恐怖的深渊鸿沟,出现在天幕当中。

    仿佛整个世界断层了一般,整个天穹,如要垮塌,朝着下方的大地倾轧下来。

    “来了么?”

    行走在城墙之上的林晨,停了下来,仰头看向天空。

    天穹变得越来越混乱,在那些宛若末世降临般的黑洞或者黑色鸿沟之中,逐渐有着耀眼的白色光线渗透而出。

    那些黑色的裂缝,变得越来越混乱,虚空逐渐裂开成无数的碎片,而后狂乱的涌动在一起。

    最后,整片天幕,都变成了如同翻滚的黑色云海。

    但那些白芒,却像是一柄柄白色的利刃,将黑色幕布切开,从里面星星点点的渗透出来。

    不多时,那些渗透出来的白光便是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张巨大的且模糊的脸。

    此时的圣域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天空上的异象。

    这些年来,每一日圣域的天空,都在不断地暗涌激流,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圣域的大地。

    所有人都知道,圣域的大难将至。

    但是,这一天究竟什么时候降临,没有人知晓。

    许多人活在压抑之中,这种如鲠在喉、如剑悬头的感觉,让许多人近乎疯狂,甚至有人巴不得这一日早日到来。

    因为这种压抑的感觉,是在太让人难受。

    而这一日,天空之中突然生出的异象,极有可能表明,终归要来到的这一日,终于降临了!

    那张白色的脸孔,逐渐地变得凝实,不久之后,便成为了一张无比清晰的脸。

    正是圣灵始祖的脸。

    他冷漠的眼神,俯瞰着这片大地,有着宛若天威一般的漠然气息,从苍穹之上垂落而下,覆盖着整个圣域。

    飞火神帝、薛青神帝等人,皆是感受到了此刻天地当中的异变,全都来到林晨身边。

    “圣灵始祖来了……”

    飞火神帝的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要来的,终归要来!”林晨眸光闪动。

    “林晨!”

    圣灵始祖的脸清晰地浮现之后,他张开了嘴,声音如洪流、如惊雷,从天而降,在整个圣域之中回响。

    “羽化神帝!”

    林晨昂首,直视圣灵始祖。

    “应你之约,我来了!”

    圣灵始祖气息如天如海,在他那张脸的周围,虚空在剧烈的波动不止。

    不久之后,他从虚空之中走出。

    那张覆盖了一大片天空的巨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圣灵始祖完整的身影。

    他凌空虚度,踏空而来,气息如洪。

    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圣灵族一众神帝强者,以及诸多气息强大的神王。

    几个呼吸后,圣灵始祖,便来到了龙武城。

    他站在龙武城外的上空,俯瞰着下放的林晨。

    “林晨,我来了。”圣灵始祖看着林晨:“你现在可以将世界之树以及你身上的太初之血交出来了……”

    圣灵始祖说话的同时,一股极为强大的规则气息,瞬间朝着林晨笼罩过来。

    刹那间,在林晨周身,时空扭转,一股恐怖的命运之威,笼罩而至。

    林晨周身规则之力瞬间暴涌而出,无尽的规则纹络,在不断地绞动。

    “果然!羽化神帝,比当年要更加强大了。他对于命运规则的操控,更为完美。”林晨瞳孔微缩。

    “嗡嗡……”

    就在此时,龙武城的护城大阵开启。

    一条条阵纹如利刃一般切割而来,将圣灵始祖的规则道纹切断,隔绝在龙武城外。

    “呵……”圣灵始祖嗤笑了一声:“林晨,时至今日,你认为以你的阵法,还能够挡住我么?”

    “确实不能!”林晨点头。

    圣灵始祖刚才不过是试探罢了,他并未全力攻击,否则龙武城的护城大阵,的确支撑不了几个回合。

    以现在圣灵始祖的境界和实力,即便是源阵,也不过形同虚设。

    因为他一个念头,就完全可以瓦解任何阵纹,他的意念,便能够形成无尽道纹,衍化出无数阵法。

    “如你之言,这些年我的神界,并未伤及任何人族。而今日我来圣域,就是为了世界之树和太初之血。你将这两样东西交给我,我还是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杀任何一个人类!”

    圣灵始祖含笑说道,似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林晨哂然一笑,并非是他不相信圣灵始祖。

    到了圣灵始祖这个层次,他说不会去杀任何一个人类,那他就能够做到。

    正如这些年他在神界,圣灵始祖按照约定,并没有对人族展开屠戮。

    那是因为他已经晋级了主宰这个层次。

    主宰之境,掌控了命运规则,完全能够开辟自己的大世界,创造生命,掌控苍生。

    所以,在主宰之下,任何人的生死,对于主宰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即便是神帝,在主宰眼中,也如蝼蚁和尘埃一般。

    所以,圣灵始祖无需发动对人族的大战,这种种族大战对他来说,同样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来到圣域,就是为了世界之树和太初之血。

    当然,于他而言,更重要或许还是世界之树。

    因为世界之树,一直就是他的执念,从圣灵始祖诞生开始,他就想要得到世界之树,并且将之毁灭。

    因为只要有世界之树的存在,就会克制圣灵族。

    甚至让圣灵始祖都感觉到不安。

    所以,圣灵始祖从一开始就想要得到世界之树。

    当初在玄冥神帝的手里,圣灵始祖只差一步就得到了世界之树,但是玄冥神帝在陨落之前,将之封印在玄冥洞府,留在神武大陆和圣域的一条连接通道之中。

    圣灵始祖终究差了一步,这也使得世界之树,成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执念。

    但是,话说回来……

    如今世界之树在林晨的手里。

    林晨又怎么可能将世界之树亲手交出。

    世界之树已经认林晨为主,这和太初之血一样。

    想要从林晨身上真正抽离世界之树以及太初之血,除非让林晨殒命,将他的命格和玄黄大界彻底切断。

    唯有如此,世界之树和太初之血,才能够顺利地重新认主。

    倒不是因为林晨怕死。

    若是以他之死,换取整个人族的永世安宁,换取妻儿、父母,以及所有的亲人的安宁和无忧,他并不会有任何畏惧。

    但事实上,即便他死,他所有的亲人,乃至于整个人族,并不可能因此而幸免于难。

    即便圣灵始祖不会亲手杀一个人类,但是其他圣灵族,可没有如此承诺。

    可以预料,若是林晨真将世界之树和太初之血交出,无需多久,整个人族,必然会彻底沦陷。

    林晨,并非是苟且贪生之辈。

    但也绝不会做出无脑送死的举动。

    就如当初他没有选择继续留在神界一样。

    林晨从未觉得自己的品性有多完美,他也会有私心,也会为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去考虑更多。

    但是,在大义面前,他的潜意识会让他做出理所应当的抉择。

    但这一切,绝非是盲目地送死。

    无畏的死,没有任何价值,并不是勇敢,而是愚昧。

    “羽化神帝,想要世界之树,还需你自己来取,让我交出来?绝无可能!”林晨冷声道。

    圣灵始祖哈哈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自己来取了!”

    圣灵始祖话音尚未落下,林晨已是冲天而起。

    下一刻,他已是来到九霄之上。

    圣灵始祖紧随而来,他周身规则之力缭绕,身形虚实不定,如在虚空之中沉浮。

    “唰!”

    没有任何废话,圣灵始祖一掌朝着林晨拍击而来。

    整个世界,都如囊括在这一掌之中。

    空间封锁,时间凝固,命运规则弥漫诸天。

    对命运规则的掌控精进之后,圣灵始祖的空间规则和时间规则的施展,明显更为完美。

    面对圣灵始祖这一掌,林晨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跨步而出,周身规则之力爆发到极致,同时太古之身的力量,亦是如火山般喷发!

    “轰!”

    林晨一拳轰出。

    全部力量在拳头之上爆发开来,朝着圣灵始祖的的大掌轰去。

    虚空颤鸣,浪涛翻涌。

    “咔咔……”

    在林晨周身,规则道纹全部崩断、碎裂。

    一股骇人至极的力量,压迫在他的身上,使得林晨整个人直接震飞出去。

    与之同时,无形的命运规则瞬间趁虚而入,侵蚀林晨周身。

    这一瞬间,林晨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竭,他那一头在空中疯狂舞动的黑发,同样以极快的速度褪去颜色,变得银白如雪……

    瞬间白头!

    林晨被命运规则所侵蚀,看上去几个呼吸的时间,变得极为苍老。

    就如一个凡人,瞬间被剥夺了百年寿元,大限将至!

    但好在,林晨的肉身早已达到了极致,功参太古,加之体内太初之血强横的恢复能力,即便面对命运规则的侵蚀,枯朽衰竭的肉身,依旧在不断恢复。

    这样的情况使得林晨的一头长发,不断黑白变换,生机亦是不停地起伏。

    而此刻,圣灵始祖的第二掌已经袭来!

    掌印如山,层层叠叠,遮天蔽日,宛若重重太古之山,从九天之上镇压而下。

    规则之力所凝聚而成的云浪,在九重天上不断翻涌,连同整个天地,皆是剧烈的震颤不止。

    人心惶惶,所有人皆是惊惶地仰望上方天穹。

    诸多的神帝,乃至神王,都能够看清楚天穹之上虚空深处的这场战斗。

    但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亲眼目睹。

    不过即便如此,那浩大的声势,席卷的余波,以及引动的天地震颤,皆是让所有人都身临其境。

    所有圣域之人,皆是屏住呼吸,在内心祈祷。

    他们希望林晨能够赢得这一场战斗,唯有如此,圣域乃至整个人族,才能够得以延续。

    林晨周身气浪翻滚,大风如鼓,甚至将他的脸孔都吹得泛起了层层褶皱。

    “吼!”

    林晨长啸如龙,周身金焰交织,九条龙纹虚影瞬间飞腾而起,萦绕笼罩周身天地。

    同时,密密麻麻的剑气,透体而出,形成了一方浩瀚剑阵,迎击圣灵始祖而去。

    “轰隆隆……”

    天地巨震,如万千道雷劫齐鸣,天地被击穿,恐怖的威势,直接撕裂层层虚空。

    剑气被抹灭,飞剑崩裂,掌影横扫寰宇,将无尽的规则道纹尽皆抹去。

    随后这股巨力,拍击在林晨身上。

    “噗!”

    林晨口喷鲜血,周身龟裂,血流如注。

    他的身子完全失去了控制,朝着下方以宙光般的速度坠落而去。

    “轰!”

    大地巨震。

    一个巨大的手掌印,足足有万亩大小,出现在巨灵大陆。

    这是圣灵始祖的一掌,掌印烙印在圣域这片大陆之上,深达百丈,站在掌印的边缘,如临深涧,让人绝望。

    而这一掌所带来的余波,远远不止如此。

    恐怖的劲力,沿着掌印的边缘,朝着整个大地延伸开去。

    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崩裂出现,霹雳啪啊的声响不断传来。

    整块巨灵大陆,在这一刻就像是一块瓷片一般被砸裂开来。

    大地开始不断摇晃、巨震,火山喷薄,疯狂地吐出高达百丈的岩浆。

    就连整个圣域的无尽之海,也在这一刻,不断掀起狂涛骇浪,像是一个不断摇晃的巨大水盆,其中的水要泼了出来。

    这一刻,整个巨灵大陆乃至整个圣域,皆是人心惶惶。

    他们才明白,真正的强者,恐怖到何等的层次,随意一击,当真能够天翻地覆。

    这还是林晨在二十几年前,就让公孙谷、磨弘等人布置了大量的空间源阵,将圣域的空间得以加固的情况。

    否则,圣域的空间,必然会更加脆弱,甚至可能在遭到圣灵始祖的连翻攻击之后,便是彻底崩溃,无数生灵了会陷入混乱的空间乱流。

    掌印之中的林晨,大口咳血,但他依旧站了起来。

    强大的太古之身,使得他肉身的防御能力,远超他人。

    “终究还是低估了主宰境界的力量!”

    林晨深吸了一口气,肉身的伤势很快恢复。

    但此时他已清楚地认识到自身力量和圣灵始祖之间的差距。

    “根本无可匹敌。我的肉身力量,完全被命运规则压制。无法撕裂规则,就无法攻击到他!”

    “在主宰的面前,任何一切力量,即便是太古之身,也是徒劳!除非……我的力量,还能够再次提升一大截,而且必须是一大截!”

    林晨从深坑之中飞出,来到地面上。

    他肉身伤势虽然恢复,但周身血迹斑驳,而且元神遭到了不小的创伤。

    “门主!”

    “晨哥……”

    “晨儿……”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林晨身上。

    飞火神帝、孟晓霜、林战、晨曦……

    一道道目光,或是关切,或是担忧,或是惊恐、彷徨……

    林晨和圣灵始祖这一战,有很大的可能性,便是决定整个人族的未来。

    没有一个人族,希望林晨战败。

    但此时的情况看来……

    林晨已经处于战败的边缘!

    “哈哈……”圣灵始祖大笑,声如洪涛,席卷天地。

    他以指为剑,朝着林晨斩来。

    剑芒之上,命运规则无比凝练。

    无形的力量,让人心神战栗,生出无力之感。

    “嗤嗤……”

    剑芒所过之处,一切化成齑粉,就连空气当中的尘埃,都被斩成虚无。

    “太强大了!”

    这是灭世之剑!

    这样的一剑,完全可以斩尽世间一切!

    “林晨,这一剑,斩你绰绰有余了。”

    “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般顽强的抵抗之力。”

    “但是,你终归殒命在此!”

    圣灵始祖脸上始终浮现着淡漠的笑意,他如掌控着一切。

    这世间一切的生灵,皆是难逃他所掌控的命运规则。

    林晨元神战栗,此刻他如同化成了一株参天大树,根须扎入虚空万界,冠盖延伸到诸天寰宇。

    无尽的狂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如要将他连根拔起,将他的树叶吹落、枝干折断。

    而林晨,避无可避。

    他心中生出了无力之感。

    这种命运被他人所掌控的感觉,让他如坠深渊。

    随着那道剑芒的逼近,这种无力之感,变得越加的深切。

    “门主,我来助你!”

    就在此刻,一声大喝传来。

    天盘神帝飞身而至,他周身天盘四秘爆发,化成了一轮巨大的天盘,在虚空之中,轰隆隆地碾压转动。

    “快退!”

    林晨下意识大喝。

    但已经来不及。

    圣灵始祖的剑气,斩在天盘之上。

    那散发着彩色光华的巨大轮盘,被一剑斩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