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章 传召入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61章 传召入宫

    景离多日未来上朝,朝野间的流言蜚语愈演愈烈,皆言景离此番乃是男色所祸。

    “就是春宴上那个东秋妃?”好事者悄悄议论,“怎么又丢了?”

    “据说是与陛下有关。”自诩知情者偷偷相告,“为此,听说愉亲王还有些犯上的言论呢!”

    流言自然也传入景允的耳中,景允心中恼怒不已。

    “清心!”景允一声轻喝。

    清心应声而入,答应道:“奴婢在。”

    景允复问道:“愉亲王已有几日未来上朝了?”

    清心垂首恭答:“算上今日,已是第十日。”

    景允一拍案,道:“荒谬!身为当朝一品,居然任意妄为至此,实在荒谬!”

    训练有素的清心忙垂首请道:“陛下息怒。”

    景允哪里能息的了心中的怒意,站起身来来回踱步一番,方强压下些面上的怒色,停住步转脸问道:“先前叫你安排的刘氏公子,可已将该带的话带到愉亲王府?”

    清心答:“陛下吩咐后,愉亲王便因东秋妃一事避不见客,刘公子还未寻到时机。”

    “废物!”景允一挥臂,扫落一桌的书笔等,斥道:“难不成连时机也要朕亲自为他造好才是?”

    清心低垂着头,不敢言语。

    “呵。”景允很快又调转了矛头,冷哼一声,道,“还没得到朝臣的支持,就敢因为一个男妃犯上,我看她景离心里果真是没有我这个女帝了!”

    清心听景允说话愈发重了,赶忙劝道:“陛下息怒,只是流言罢了,不可尽信。”

    景允冷笑一下,道:“如今清心姑姑除了要教朕息怒,可是又要教朕做事?”

    清心忙跪地告饶,道:“奴婢不敢,奴婢绝无此意。”

    景允倒也不纠缠,只复问道:“景离究竟可有说何犯上之论,可打探清楚了?”

    清心新答道:“据回报,当是时唯有殿下、王夫同掌事月白在场,旁人皆无从得知。”

    “月白?”景允微微一思虑,道:“既是愉亲王抱病不出的,便传这月白来问一问话罢!我这做姐姐的,也应当关心关心妹妹了。”

    “是。”清心应下了,自安排女官前去传召。

    此时月白正坐于秋守院容子奕的房前,暗自垂泪。

    “那日主子说,为我安排好了婚事,又说赦我回去歇歇说他要自己走走,我怎么真就顾自走了呢。”月白不知第几次回忆起当日的情景,自责道,“主子问我可记得他初来时的样子,还说一直以来有赖我照应的时候,我明明就起了疑心的,怎么就不能守在主子身旁呢。若是我守在主子身旁,或许主子他……”捶一下自己的腿,月白续道:“旁人不知主子,难道我还不知主子吗?主子心中只有殿下,怎么可能会自己走了呢?”抬头望一望天,月白眼中的泪纷纷滴落,“也不知主子他现在身在何处,过得可还好……”说着说着,她已是泣不成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