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四章 袭城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部队,一路走一路吆喝,把赵兴的悬赏通报给唐兀族散落在战场上的士兵。

    温溪星点头:“太祖昔日设立封桩库,正是为了今日,三万白马强镇军司的骑兵,一人十贯,也不过三十万贯,这钱花的值。”

    追击战持续到入夜,半夜时分。依旧有零零星星返回的士兵,夏军的抵抗已经完全被粉碎,可惜仁多阿旺终究还是逃窜了,因为宋军临时征集到的马匹毕竟不如党项贵族精挑细选地战马,他仗着马快,趁夜脱离了战场,追击无果的宋军士兵一边感慨到手的十万贯飞了,一边兴高采烈的去军法官那里记录战功。并用收割的夏军头颅兑换战利品。

    此时,宋军的将台上已经搭起了帐篷,来来往往的宋军士兵不免走过将台,他们听到帐篷里传来如雷的鼾声,情不自禁地放轻了脚步,相互低语:“太师睡觉了,轻点。”

    赵兴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半数的宋军战船已经度过了顺化渡,赵兴等不及后续战船继续过渡,他领着先期的轻舟一路直扑右厢朝顺军司。

    这时候,宋军的行踪已经无法隐瞒,大败的溃军部分奔入右厢朝顺军司。正准备出击的右厢朝顺军司立刻采取了收缩战略,他们一边派人去兴庆府告急,一边闭城坚守,争取迟滞宋军的前进速度。

    “克夷门。右厢朝顺军司所在治所竟然叫做克夷门——诸位,今日我们就在克夷门下克夷。”赵兴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河岸上的右厢朝顺军司所在地城堡。

    闾丘观扫了一眼河边的城堡,不以为然的回答:“夏人明明不会玩舟楫,却偏要把这城市修在水边,那是自己找死,不说别的,仅凭太尉这艘战船,恐怕他们也难以应付。”

    赵兴点头。挥手下令:“战船成t字队形,逐步进入炮击位置,开始炮击。”

    温溪星不知所以然,闾丘观却知道赵兴命令的含义,他愣了一下,马上又建议:“太尉,不要这么夸张吧,t字队形是海战队形。克夷门并没有相应地火炮。我们完全可以站住了打。”

    赵兴摆了摆手,示意闾丘观不要再说。

    命令下达了。由于克夷门缺乏相应的反击力量,宋军战船狂妄的由赵兴的坐舟首先发炮,巨型坐舟缓缓地驶进克夷门岸边,这艘坐舟拥有两层舱室,虽然是个平底舱,但上层舱室加上甲板上的船舷炮,一共拥有四十门火炮,相当于整个军团的炮火火力。随着信号的下达,战船从船腹依次喷出白烟,紧接着,甲板上的船舷炮也开始发射,一发发炮弹相继落在城中,腾起了一根根火柱,炮弹落在城墙上,碎石飞溅,声势惊人。

    赵兴的战船炮击完毕,斜斜的兜了一个圈子,让开了炮击位置,城上的夏军刚刚喘了口气,紧接着,无数冲锋舟靠近岸边,他们船上地炮小,所以只能冒着夏军城墙上的旋风炮,竭力凑近克夷门码头,用炮火轰击城墙。

    第一轮炮击弹着点很散乱,这是因为宋军尚摸不准射程,但等到赵兴的坐舟重新兜转,炮击开始精确起来,炮火依次轰击城墙部位,这轮炮击过后,等到硝烟散尽,克夷门的城墙已经崩塌了一个大活口。

    宋军依然没有登陆的意思,冲锋舟第二轮冲进炮击位置,开始向纵深射击,他们的炮火打不到远处,只能继续轰击临河的城墙部位,这时,赵兴的坐舟不耐烦了,它驶进码头,干脆肆无忌惮地下着锚,开始固定射击。而冲锋舟则以赵兴地坐舟为圆心,开始顺时针旋转着,往复炮击城墙段。

    这种炮击持续了整整一下午,到了夜间,克夷门城中燃气大火,宋军借着火光作为标识继续炮击,但为了防备城中的部队进行夜袭,他们稍稍驶离了码头,炮击地频率也放缓了。

    夏军果然发动了夜袭,可是江流滔滔,大多数夏军士兵并没有游到宋军的战船边就被江流挟裹而去,少数游至战船边的夏军士兵被宋军用火枪密集射击,根本无法在船舷边停留。

    第二日天亮,又一批宋船赶到了克夷门,这次赶来的也是一艘巨舟引领着无数的中型战船,此时,右厢朝顺军司已经绝望了,而到了白天,宋军炮击的频率愈发密集起来。

    这次炮击又持续了一整天,到了夜晚,从陆路强行军的宋军士兵也赶到了克夷门附近。城主嵬名莫邪已经绝望了,他拔剑环顾左右,惊问:“此地还是夏境吗?怎么宋军源源不断自东而来,这是哪来的宋军,陕西方面已经五路攻夏了,怎么这里还有一股宋军,他们是从何而来的,莫非来自天上?”

    左右对曰:“将军。陕西方面五路攻夏,自青唐方面却未曾有动作,而陕西其余四路还在与我相持,据报,那四路宋军推进的很缓慢,每日不过十里,立即驻兵休息,一停留就是三五天。不修好营盘绝不向前挪步。国相萧恭萧大人猜测,宋军还隐藏着一股后手,故此他集结三万军司,准备应付这股宋军,看来我们遭受地正是宋军隐藏的暗手。将军,快向国相求援吧?”

    嵬名莫邪丢下剑,仰天长叹:“白马强镇军司已破,据说黑山威福军司的唐兀族已叛。估计天德军也不保,这是哪来的宋军,攻击如此义无反顾?这仗还怎么打,宋军待在船上就不上岸,他那火炮打的着我们,我们却无法还手,如今城中已经是个火炉,我等该守该撤?”

    嵬名莫邪的疑问无需回答。因为宋军已经替他回答了,城头上的夏军指点着城外的宋军,充满惊讶地大喊:“旋风炮,宋军也架起了旋风炮,这是怎么回事?”

    答案是:宋军城外的旋风炮抛来无数瓦罐,这瓦罐要比夏军做的霹雳火球胎薄,它落地就碎,碎裂后瓦罐里流淌出像清水一样带有浓烈气味的液体。城中都是久经沙场的西夏将领。他们闻到这种气味,连声惊呼:“猛火油——宋军要焚城。”

    猛火油。现代称煤油。

    无数瓦罐投入城中,空气中飘荡着浓烈的煤油味,宋军投掷的煤油罐实在太多,城中许多低洼地带已经汇成了小河,但宋军迟迟没有投掷火把。城上一名夏军将领还痴痴呆呆的仰望着天空雨点般落下地瓦罐,情不自禁的说着不关痛痒的话:“宋军实在财大气粗,这一下子投掷了多少猛火油……”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一枚瓦罐落在一处着火点,城中起火了。

    火焰一起则不可收拾,大火的高温立刻引燃了附近地煤油,火焰像链式反应一样,不停的向四周扩散,不久,所有的明火燃烧的愈发旺盛,整个城中像是一座火焰熔炉,高温引燃了城北没有起火地地方,而后火焰继续扩散。

    城外,宋军的瓦罐依旧没完没了的投掷,这些旋风炮丝毫不讲究精确度,只管横东竖西的向城里投掷,而横在江心的炮船也开始发射炽热弹,炽热的弹丸落在何处,何处就是一片火苗……

    此时,烈火已经烤的石头爆裂,空气中都是火焰,让人呼吸时都能灼烧肺部,夜空中,整个克夷门仿佛一座大熔炉,它燃气的火焰照亮着整个草原,无数西夏人站在寂静地黑暗里,仰望着克夷门的方向泪流满面。随着白马强镇军司的溃散,宋军自东来西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草原各处,西夏北部已经开始全民动员,可惜由于讯息传播的速度比不上赵兴战船的速度,他们还未集结成大股武装。

    如今,克夷门的火焰粉碎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西夏亡了!”无数西夏牧民泪流满面地嚎啕。

    西夏灭亡了,这意味着他们今后再也没有机会随心所欲地去打劫宋人,依靠抢劫过上幸福生活的美好日子也离他们远去,弄不好,他们手下地牧奴将成为他们的新主人,而他们也不得不在曾经的汉族贱民手里讨生活。

    天亮时分,克夷门仍在燃烧,这时,陆地上的宋军已经不再忙碌的投掷猛火油,他们有选择的绕开那些起火点,将瓦罐投入火势稍小,或者没有火势的地方,而此时,克夷门已经炽热的令人无法靠近,离城数百米,连空气都是滚烫的。甚至江边码头的河水都已经煮的烫手,江面上飘起无数泛白肚的鱼。

    赵兴在坐舟上向岸上下令:“杨族族长杨峰的官职变了,他现在是克夷门节度使,杨族留下半数骑兵收拾克夷门的残局,其余各军少时休整,立刻前往摊粮城,今晚我们就歇在摊粮城。”

    岸上杨峰立刻打出回复:“太师。下官对摊粮城比较熟,不如下官作为先锋,为太师取了摊粮城……”

    摊粮城,顾名思意,这座城市的附近都是肥沃的农田,城中百姓都是从大宋掠夺过来的农奴,这些农奴不负担兵役,但他们种地粮食九成以上要上交。而摊粮城附近的农民负担了西夏七成以上的军粮,夺取了摊粮城,则意味着西夏失去了军粮储备。

    摊粮城没有什么武装,它处于定州城与右厢朝顺军司的包围之下,南面是黄河,故此西夏人很放心,而杨峰这个名义上的西夏军官赶去摊粮城,如果他叛变的消息还没有广为人知的话。就有可能轻取摊粮城的。

    “命令:克夷门节度使杨峰立刻带军攻取摊粮城,若能取得摊粮城,当为此战首功!”赵兴顺应杨峰地请求,立刻下达了命令。

    此时,兴庆府已经获知克夷门的惨讯。不过他们是从火光信号中得知的,因为宋军的战船一路没有停留,从陆地上骑马传讯,落在了宋军战船后面。

    无法得到具体情况的西夏国主惊慌失措。他感到一股深深的恐惧,这一夜里,在兴庆府城头,他望着地平线尽处那片火光,惊恐莫名的询问左右大臣:“宋军是怎么来的?这是哪里来地宋军?”

    左右无言以对。

    国相萧恭眺望着火光,带着推敲的语气说:“陕西四路军马行动迟缓,我国嘉宁军司、静塞军司、西寿保泰军司的军马正集结在韦州,宋军不可能越过韦州从右厢朝顺军司过来。银州(大宋河东路)方面也没有动态,他们也不可能从河东路冒出来,怎么回事,这股宋兵怎么突如其来,竟然攻破了克夷门?”

    西夏国主又问:“定州方面能守得住吗?”

    萧恭略微沉思,他轻轻摇头:“定州抽调了部分兵马前去银州防备种师中,定州的兵力比不过右厢朝顺军司,连右厢朝顺军司都守不住。定州……”

    稍停。萧恭决然的请求西夏国主:“大王,请西迁吧。这股宋军不知道由谁统领,来势如此凶猛,攻击速度如此之快,请大王西狩以避其锋芒。”

    某西夏大臣试探地问:“我们南线三大军司兵力集结,难道不能调他们来阻击这股宋军?我想这股宋军只是孤军深入,或许现在已经攻击乏力。”

    萧恭一指那燃亮的半个天空,缓缓的说:“来不及了,这股军队已经打到了克夷门,无论如何他们会到我兴庆府下转一转,而从南线调军,已经来不及了,我怕他们调回来,宋军已至城下。”

    西夏国主沉思了片刻,马上下令:“准备西狩。”

    皇宫大院,想要迁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西夏国主还没有把他舍不得丢弃地盆盆罐罐打包完毕,宋军的大炮已经轰响了。

    兴庆府不比别的西夏都城,它修建在邻近黄河的地方,这是西夏国都,西夏人耗费很大的力气,修建了几条环绕城墙的渠,以当作护城河,这渠水很深,原来是打算阻止骑兵渡河的,但宋军到了兴庆府城下,赵兴已经无所顾忌,他命令所有的战船一起冲滩,宋军地战船直接驶入护城渠中,火炮炮口几乎是抵着城墙开始轰击的。

    宋军一路打来,战船上装载的火药炮弹已经消耗了大半,眼看目的地就在前方,吃水减轻的战船也不打算过日子了,无数的战船直接把船头对准了城墙撞击,有些战船船头甚至深深嵌入轰塌的城墙里,而后,无数的宋军呐喊着,直接从船上登上城墙,开始向城中射击。

    崩溃,西夏国都彻底崩溃了。

    克夷门地火焰已经告诉西夏都城地人,来的这股宋军不是君子,他们不惮屠杀,不惮焚城。

    慌乱之下,西夏人全乱了,企图逃窜地西夏国主发现他找不见一支成建制的部队,所有的人都在朝宋军攻击的反方向逃窜,被人流挟裹的西夏国主直到奔出国都二三十里才歇了口气,他回身仰望西夏国都,嚎啕大哭:“祖宗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我愧对列祖列宗!”

    西夏国主站在道路上大哭的时候,路过他的人没有停下脚步,等西夏国主哭完,这才发现他身边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大臣,他张皇四顾,问左右:“为今之计,该向何去?”

    左右茫然以对:“或许该去西凉军司,再或许该去甘肃军司(宣化府、即今日张掖)……”

    西夏国主左右寻找,问:“国相何在?”

    左右无言以对,西夏国主再问:“宋军五路进击,唯青唐方面迟迟未动,若青唐方面动手了,凉州与甘肃首当其冲,我们又该逃向何方?”

    西夏国主这个问题有人回答了,久不露面的国相萧恭引领着一队家丁从路边冒了出来,答:“当去凉州,宋国初定青唐,我猜青唐可能是虚张声势,他们并没有余力攻击我们,故此我等当去西凉暂避,等待三大军司回军相战的结果……”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