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4章【床头吵架床尾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转手中的高脚杯,眼珠子盯着晃动的红色液体:‘”绮蓉今儿不方便和你做吧?”

    任昊呃了一声,气势上登时下降些许:“没有,我就是想你了,来看看”

    谢知蜻嘴角勾起冷笑:‘想我》那你这些年想我的时间也未免太过规律了一此吧?每个月的这几号。你不用打电话我都知道你会来呵。悦言晚秋上班,你的那个蓉姨也不方便,得,退而求其次,有来找蜻姨的吧?”

    “瞧你这话说的”任灵换了个赔笑的脸凑过去:不是那回事儿,这不,晚秋看得太紧嘛”我出来不太方便。”

    谢知蜻没好气他:“我就不信,四只了,晚秋会察觉不到?,“那咱俩也得躲着她啊。”

    诚然,谢知蜻和任昊来往十分隐秘,每次都尽量做到万无一失才敢接触,可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加上夏晚秋疑心已起,这事儿怕很难瞒住她。

    窝在软沙里的谢知练穿得很随便。

    黑色真丝的吊带睡裙滑腻腻地兜在肉上,水波一般,柔润异常。

    大部分熟嫩的小肉均露在外面,隐约间还能看到大腿外侧的黑色蕾丝边缘。任昊几年的滋润下,谢知精非但不显老。反而越风韵了些,成熟得似乎一捏就能挤出点水儿”光彩照人。

    任昊摸上了精姨的大腿,在那片肉呼呼的地方捏了捏。

    谢知蜻不为所动,贵妇人般地浅浅抿了口红酒:‘,等听完这曲儿的。

    “你啥时候迷上古典音乐啦?听得懂不?”

    “废话!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没情调啊?”谢知精鄙夷地笑看他一眼:‘跟个土鳖一样,这么有名的曲子你都没听过吧9”

    任昊尴尬地挠挠头,感觉这曲子耳熟。但实在不知道名字:“这是啥曲子?”

    吧”

    ‘你先告诉武这啥曲子啊9。

    谢知蜻恶狠狠地瞪瞪他:你到底脱不脱?”

    任昊拍着沙大叫一声我靠“还说我土鳖?合着你也不知道啊!

    我就说嘛!你咋听得懂这此呢!原来是故弄玄虚!无耻!无耻之极!

    差点儿给你给糊弄过去!”

    ‘你这是在取笑请姨吗?,谢知蜻咬着后槽牙冷冷一笑:好,不错小家伙,这笔账蜻姨给你记下了,欠着,欠着吧,总有一天让你还回来!”

    任昊哑然失笑一声:你四只前就开始给我记账了”这都欠多少年了?椅横啊,算我求求你,赶紧让我还了吧,行不?”任昊语气轻浮。好不容易逮住一次取消谢知蜻的机会,他岂会轻易放过?过过嘴瘾也是好的嘛。

    “好!这是你自己要求的!”

    “没错,我要求的!”

    “你别后悔!”

    “小不后悔!。

    呼的一声,谢知蜻将任昊扑倒在沙上,而后,两人干了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棕黄色真皮沙上的小两口终于精疲力竭地倒了下去。不过,任昊显然尚有些余力,看看表,便笑呵呵地用手指梳理着谢知婚的头,另一只手则调戏般地捏捏她满是红霞的脸蛋儿:“”这就是你的报复?

    也没咋样啊?蜻姨,我强烈恳求你再报复我一次,好不?”

    谢知蜻上气不接下气地一把把摸着脑门上的汗珠儿,呼呼喘息地笑骂道:‘滚!小兔崽子,任昊略略得意地嘿嘿笑笑,又是掐了她脸蛋一把。

    他很喜欢捏谢知蜻的脸”或许是这种调戏的动作,才能让任昊感觉自己已经征服了怀中的女人。当然了。这种轻佻的动作,也只有刚刚胡闹过后才能被蜻姨允许,若是平常的时候,任昊是万万不敢造次的,天知道谢知蜻会不会一脚把自己踹死?她跟蓉姨晚秋不同,下手可没轻没重!

    ,蜻姨,走,一起洗个澡航”

    小骨头架子都给你折腾散了。没力气。谢知蜻眯眼向浴室摆摆手:“你自己先去吧。”

    “呵呵,那我抱着你走,正好。就事儿给你擦擦背。”

    谢知蜻浅笑着抬眼瞅瞅他:“嗯,还算你这小混球有点良”

    其实,任昊也不知道自己征服没征服谢知娇,反正,床弟之事上,蜻娥已经不是很介意谁上谁下的问题了。或许从某种角度上讲,这也算是很大的进步吧?至少,任昊是如此认为的口下午五点十分。

    沐浴过后的谢知蜻便催促着任昊滚蛋,说她女儿明天没课”六点就能到家了。

    满身疲惫的任昊却是怎么也不想回去看夏晚秋的死人脸,于是乎,死皮赖脸地直接进了厨房,说要给她们母女俩做饭,等吃完晚饭再走。

    反正他和夏晚秋仍在冷战”根本也就不打电话回去知会一声了。

    你不是爱喝酒吗?酒也属于粮食。能喝饱!

    一个大活人!反正饿不死!爱咋咋地吧!

    ‘别跟我犯浑!让叟实看见你在!她心里怎么想啊”

    ,哎呀,她又不是不清楚咱俩的事儿,心照不宣啦”

    由于谢知嬉曾经当任过教育局副局长,毕竟是上过电视的人,所以。任昊一向很抵制与她去宾馆开房。然而,在家里温存的话,多多少少会留下些证据,偶尔的”自然也会碰见崔叟圭提前回家的情况出现。

    一次二次解释解释还可以。

    但三番五次,就说不过去了。

    任昊不敢肯定夏晚秋知不知道自己跟嬉姨的卓儿,但他可以断言”

    变实一定清楚。

    可能对崔变叟来说,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转变,从疑惑到怀疑,从怀疑到相信,从相信到理解,四只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了。

    前一阵,崔变变特意单独找谢知蜻谈过一此关于任昊的话儿。

    她说自己早都已经不喜欢任昊了。言下之意,是想卸下谢知蜻的心理负担,让她跟任昊不必顾忌自己。崔变实的一番话倒把谢知蜻弄得略微窘迫,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谢知蜻也没好意思明目张胆地在叟交面前与任昊来往,有意无意地,那此跟任昊没羞没臊的勾当,谢知精仍然是避开女儿的。

    按理说,这是谢知蜻早就期盼的结果。

    但不知为何”她却高兴不起来。

    任昊去厨房做饭的时候,谢知嬉跟客厅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等他一出来,蜻姨便急急忙忙地将他轰走,一脚脚踹在他的小腿肚子上,很不留情:赶紧滚!,想来想去”谢知蜻还是觉得不妥,逐在崔变叟进家前急着把任昊连踢带打地轰走。

    任昊的闷啊,心说这叫啥事儿?

    好嘛,我累死累活地刚做好饭。连口热乎的还没吃,你就赶人啦”

    任昊憋了一肚子气回家。刚进四合院,便看到北房亮着灯显然。夏晚秋应该回来了。任昊却懒得看她醉醺醺地模样。折身而出,跟外面小饭馆吃了化块钱的宫保鸡丁盖饭,填饱肚子后,逐而直接回了小小西屋,撩起被子钻了窝。

    至于夏晚秋吃没吃饭,任昊有没心思管呢!

    翻来覆去跟床上躺了会儿,任昊不由大皱眉头地自言自语道:‘我关门用了那么大力气,晚秋应该知道我回家啦?”他也是嘴硬心软的家伙。特意把门摔出了很大动静,就是为了提醒夏晚秋自己回家了。

    如果夏晚秋先服软,过来找自己,那任昊也有个台阶下。

    偏偏,等了俩小时,也不见夏晚秋过西屋来。

    任昊越想越气,干脆把被子往头上一蒙,闭眼睡觉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忽然,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的任昊耳朵动了动,几声细微的动静出现在了屋门处。不久,门好像被人从外面吱呀一声退了开,蹬蹬脚步落地。似乎有个人在被窝前站住了身形。

    任昊脑袋还裹着被子呢,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可奇怪的是,那人却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一动不动干巴巴地站在那里”好像个死人一般没了声息。

    任昊心中冷笑,就你会装死?难道我不会?

    他也一语不。

    嗖,”蓦然,一缕月光顺着被窝下面打了进来,任昊清楚的看见,被子让一直无骨的小手儿缭开了一个角。然后。那只小手慢慢伸进来,攥住了自己的左手腕,顿了顿,小手儿可怜兮兮地拉了拉自己。

    任昊心头一颤,从被窝里露出脑袋。

    只见床边站着的夏晚秋瘪着嘴巴,又用小手儿幽幽柚拉了拉任昊的腕。

    那一刻,他所有怨气都烟消云散!

    任昊叹了叹:“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旺:感谢围点的打赏,另注:为感谢书友打赏的加更活动暂时结束。谢谢大家,最近时间太紧,怕自己完不成当初的承诺,干脆让活动宣告圆满结束吧。嗯。再求一求推荐票,因为一周的精华数量跟上周的推荐票有关,看到很多帖子都不够精加了,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嗯,这周精华已空,下周争取补上,抱歉。谢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