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4章【床头吵架床尾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复晚秋!我啥时候骂你了?,,您听听”。夏晚秋赶紧对电话那头的卓语琴道:

    我!,‘夏晚秋!你欺人太甚了吧?,任昊恨不得一脚把她踹下床,次次都是这样,一吵完架,夏晚秋总会安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丢到自己头上。告诉给卓语琴听,然后老妈因为自己还跟蓉姨小悦言有联系的事情而觉得对不起夏晚秋,便不管对错。总会无条件站到夏晚秋身边。

    果不其然。

    卓语琴气哄哄地让夏晚秋把电话给任昊,逐而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长能耐了是不是?你没事跟晚秋吵什么架?还骂人?好啊有本事你骂我!好不容易消停几天你又给我来劲儿!我看你要翻天了!”

    任昊气得呼呼喘气:‘妈是她跟家喝酒,我怕对她胃有影响,就让她别喝了,哪骂过人啊?你别听她瞎说!无理取闹嘛!,“这我不管!一会儿你跟她道歉!记住了吗?好,把电话给晚秋。任昊抓狂地挠了挠头,真是没处说理去了,随手一甩将电话扔给复晚秋,而后,就听电话那头的卓语琴和颜悦色道:“晚秋,别跟他一般见识,从小小被我给惯坏了。你们小两口就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他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跟妈说,妈收拾他!,“嗯,婚礼的事儿我跟你母亲正在筹备,你俩可别到时候给我弄出点意外,好好地,知道不,嗯,好了,挂线吧,有空跟小昊一起回家看看”

    “知道了,妈再见。”

    “再见。”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屋子里陷入了沉默。小两口谁也不服谁,相互较劲着都不和对方说话,末了,任昊兀自”兰,多了一声,看看白灰墙壁上的挂钟,不言不语地走去床头”拎起他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就走出了北房。重重关上门。

    咣当!

    拐个弯儿进到西屋。

    扔下枕头,任昊便在这里睡觉了。

    第二天。

    等夏晚秋起床上班后,任昊才睁眼洗欺,自言自语地嘀嘀咕有了一会儿,他也没去上课,给范绮蓉了个短信,逐一溜烟地奔去了蓉横家口经过夏晚秋的折磨,任昊不可抑制地想念起她。

    蓉姨已经不住在翠林小区了,盖因任昊觉得在自己家旁边与蓉娥私会。总是有点别扭的,于是乎”便给蓉姨买了套两居室。为此,卓语琴还好一阵埋怨儿子,说她一天看不见绮蓉心里就跟少了点什么似的,总撺掇蓉姨搬回翠林小区。

    四季青桥附近。

    “妾姨。”

    “来啦,先喝口水。”范绮蓉早早掐着时间给任昊切好了茶,他一进屋,热乎乎的茶水不烫不冷,正好喝,‘”今儿个咋没去上课?,“懒得去,想你了。”任昊眉宇间掠着一抹悻悻之色,一进门就将自己摔到沙上半靠在那里,傻子都能看出,任昊心情极为糟糕。

    范绮蓉担忧地皱皱眉:‘没吃饭呢吧,姨去给你做。”

    不饿。气都气饱了!,‘怎么?又跟晚秋尖架了?”范绮蓉唇角露出苦笑:你也是,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让着点儿她啊?,“瞧你说的,我还不够让着她吗?”任昊吹胡子瞪眼:,昨天我一回家就看她喝酒。结果说了她两句,她反倒跟我急了,又是甩脸色,又是跟我妈告状,你是没看见她那小模样,简直能把人给气死,我算是看透了,跟她,就没法讲道理!,任昊絮絮叨叨地把这些天受的怨气一股脑倒给蓉姨听。

    范绮蓉略一低头,面露沉思道:“晚秋是有点过分了,嗯,哪天我跟她谈谈。”

    ,蓉姨,你真好。”任昊感慨地将范绮蓉楼在怀里。每次跟夏晚秋吵架,任昊都觉得是自己占理,但只要他一跟别人抱怨,人家一准说是自己的错,卓语琴是这样,任学昱也是这样,弄得任昊心里总憋着一火。

    只有蓉姨不同,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无条件站在自己一边。

    所以在每次吵架过后,任昊都习惯来蓉姨这里诉诉苦。

    四只间,范绮蓉也早习以为常。

    搂楼抱抱了好半晌,任昊心血来潮地提议道:‘咱俩生个小宝宝吧?”

    范绮蓉微微摇头:‘姨再考虑考虑。”

    记得三并前的某一天,任昊便跟范绮蓉提议过这件事,他打算跟先瞒着夏晚秋和卓语琴等人,偷偷摸摸跟蓉姨生个孩子,可偏偏,这个理所当然的伟大提议却被蓉姨拒绝了。那次的回答,好像也是说考虑考虑。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生小孩的,范绮蓉好像挺喜欢孩子。从她对妍妍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但对于她自己生宝宝的事情,蓉姨就显得有些兴趣索然了,这本身就是件很奇怪的事儿。

    任昊自然不好逼她,手掌很不老实地在蓉姨衣服里摸索了一会儿,嘴巴也自然而然地亲了上去。

    ,别闹,今儿不方便。

    ‘那个来啦?。

    范绮蓉脸红着嗯了一声,从他怀里钻出来,“姨先给你做点早餐吧。这刚八点半,不吃饭可不行。说着说着,范绮蓉又板起脸教刮他:‘下次记得,不管心情多不好。也得把饭吃喽,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别总不当回事儿,嗯,要是晚秋再气你,也不用看她脸色了。直接就来姨家里住,听见没?,范绮蓉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不满的味道,显然,对夏晚秋总‘欺负”任昊一事,心里很不舒服。

    任昊重重一点头,心底的怨气顿时被驱散了很多。

    吃过早饭,任昊拉着蓉姨的手陪她聊了聊晨安出版社的事情。出版社的总部已经从奉安市搬到了丰阳市,三环附近,离家里不算很远。

    范绮蓉也不出意外地接替了社长一职。掌管了出版社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四十九,则给了顾悦言。

    一开始,任昊本打算将晨安完完交给蓉姨,因为开一家出版社”一直都是范绮蓉的梦想。蓉姨很欣慰任昊能有这份心思。感动之余。却只收下了一半的股份”剩余的那些,如则提议分给顾悦言母女俩。

    毕竟,顾悦言手头上的五千万已然通过卓语琴的手,还给了任昊。

    范绮蓉以为,若不给顾悦言点什么,总是说不过去的。

    既然她不要钱,那就直接转股份吧。

    自那以后,任昊就不可抑制地又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一谁要是娶了蓉姨,祖坟上都得冒青烟!跟夏晚秋的性子一对比,任昊脑海?又蹦出一句话谁要是娶了夏晚秋。那就意味着从此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

    下午两点。

    任昊跟范绮蓉告辞。临走前,很不好意思枷挠头嘱咐道:‘蓉姨,我可把手机关了哦,要是晚秋和我妈来电话问你”你就说我在你家呢,随便编个瞎话就行,对了,咳咳,你能不能借我几百块钱啊,晚秋早上出门时没给我留钱。”

    范绮蓉掏出钱包白了他一眼,塞给他八百多人名币:‘去找知蜻?”

    “放心吧,晚秋要是来电话”姨知道该怎么说”范绮蓉伸手给他温柔了整理衬衫领子:‘记得早去早回,别让变变现”

    只有范绮蓉知道任昊在四只间依然和谢知蜻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每次去找谢知蜻胡闹,任昊几乎都会和蓉姨打声招呼”让她帮着自己圆谎。

    盖因,那疑神疑鬼的夏晚秋。总会在出人意料的时间打电话给任昊。询问他的位置,询问他和什么人在一起,警惧心极高,似乎就是为了防止任昊跟谢知蜻接触似的若是任昊在顾悦言或范绮蓉家里,夏晚秋一般都不会说什么,呃,当然了。晚上回家后会给他脸色看的。

    牛街教子胡同。

    任昊顺路先去了任妍的幼儿园,跟她班主任问了问妍妍进来的情况。班主任向他抱怨了好一阵,说妍妍太不听话,全班就属她最淘气,连一些男生都比不过她。任昊连说您费心您辛苦,远远地站在班级门口望了小家伙几眼,或许是略有感冒的原因,小妍妍正拖着下巴老老实实地听老师讲汉字呢,没怎么淘气。

    其实,任昊也一直纳闷呢。按说孩子的性格应该随着父母吧,可无论自己还是顾悦言,性子都相比正常人稍淡些,按理说任妍也应该是个”

    小小淑女啊?

    苦笑着摇摇头,任昊偷偷塞给班主任五百块钱,方走出了幼儿园。

    过马路向南三十米。

    谢知精家。

    今天星期四,在师范大大三的崔变叟摇打课,只留了无所事事的谢知蜻一个人跟家,她百无聊赖地喝着红酒看着听着古典音乐,小日子要多舒坦有多舒坦。

    听到门铃声的谢知蜻也不起身开门,依然翘着二郎腿随着音乐的节奏一颠一颠的。

    喀嚓!

    任昊收起钥匙撇着嘴推门进屋。站在谢知精卧室门口无奈望着里面的女人:‘蟒坎,不是给你打电话说我要过来吗,干嘛不开门啊?,谢知精眼睛慢慢眯起来:‘你不是有钥匙吗?”

    ,我的天,两步道的事儿你都懒的走?”任昊气得跟什么似的,觉的谢知蜻在懒惰度上绝对跟夏晚秋不相上下:“我把话儿撂这儿,你就躺着吧,躺着,早晚有一天躺成个大胖子!”四只的亲密接触。任昊跟蝼姨说话也放肆了许多,时不时的。也敢与她叫叫板了。

    呵呵,天天叫你这么折腾,婚姨这辈子怕也胖不了喽,这不,刚说跟家踏踏实实地歇几天吧,你倒好,又来了,谢知蜻笑吟吟地转了转手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