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4.二六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时穿戴齐整, 至前院, 管家七叔与苏宛、翟迪已等在府门外了。

    苏宛名义上是苏晋的舍妹, 但她早已过了出阁的年纪, 不能与兄长同乘一辆马车。

    翟迪道:“待会儿从沈府出来,还要赶去都察院赴宴,周折辗转, 回到家中已不知是什么时辰了。今夜是小年夜, 都该团圆, 不如省去一个车夫,大人的马车由启光来驾吧。”

    七叔道:“叫翟大人帮忙点算贺礼已是我们这些下人的不是了,腊月雪天, 怎好再劳烦——”

    没等他说完, 苏晋抬手一拦, 她看了苏宛与翟迪一眼, 想起覃氏方才叮嘱的话, 说了句:“随他。”步去头一辆马车前,掀帘入内,又交代,“七叔, 劳烦您为我驱车。”

    反将苏宛与翟迪留在了雪道旁。

    苏宛一时无措, 翟迪愣了愣, 顷刻明白了苏晋的意思, 略显秀气的眼梢微微一动, 牵住马头, 对苏宛道:“那便请小姐上马车。”

    苏宛脸上浮上一抹浅霞,无声行了个礼。

    沈府比苏府还热闹些,到底是煊赫了几十年的高门深宅,虽败落一时,到了永济朝,出了一名国公爷不说,还出了一位皇后娘娘,尊崇之至,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今日小年,若非沈奚事先谢绝了访客,只怕门槛都要被踏破。

    苏晋与翟迪一到,守在府门外的沈六伯便迎上来:“苏大人,翟大人。”一面吩咐下人将贺礼抬入府内,一面将人往府里请,“苏大人回京后忙得连上沈府吃碗茶的闲暇都没有,今日好不容易来一趟,听少爷说,大人竟不留下一起用晚膳?”

    苏晋道:“是,都察院设宴,实在挪不出空闲,过几日年关到了,左右没有公务傍身,我定是还要过来的。”

    一路穿廊过径,到了正堂,拜见过沈拓与沈氏,沈奚道:“沈筠一早去皇陵了,只先你一步回来,她事多得很,这会儿又要去后院换衣。”

    沈筠去皇陵是为探望沈婧,穿的是缟衣,回到府上,将缟衣换下也在情理之中,但沈奚就是这样,不编排她一两句总不能称心。

    苏晋笑了笑,接过沈六伯递来的茶,转头去问沈拓这两年来的近况。

    沈拓玩笑道:“苏州跟应天府都临着秦淮,两地住着其实没分别,但活得是个心境,远离庙堂,不问政,不理事,不给你与小奚添麻烦,便是老夫最大的造化了。”

    这边说着话,沈筠也自后院赶来了,她身姿窈窕,一身朱色袄衣若换作寻常女子穿,定显丰腴,但穿在她身上,反而聘婷多姿,如画的眉眼滟潋生光,又带着三分英姿,像开到极时的山丹花。

    苏晋上前拜见,踌躇着不知该行什么礼,明面上,沈筠是大随皇后,是至高无上的君,可私底下,她早已断了与朱昱深的情根,这辈子只认朱南羡这一个皇帝。

    沈筠看出苏晋的犹豫,另起了一个话头:“今日去皇陵探望阿姐,听以往东宫的旧人说,阿姐过世前,曾让十三请你去东宫一同过年?”

    苏晋道:“是,晋安陛下与臣说,每年年关,东宫总会自己关起门来热闹一回。”

    也从不邀旁人,若邀了,便是认定她是自家人。

    沈婧自小便将朱南羡视为亲兄弟,关怀备至,当年愿请苏晋去东宫,一定是想认下这个弟媳了。

    可惜没来得及。

    沈筠点了一下头,唤人取来一支锦盒,盒子里搁着一枚玉镯,明润生光,乃是极品中的极品。

    “这是当年我出嫁时,阿姐亲手赠与我的。”沈筠道,“而今我留着没什么用了,阿姐既与你有缘,便算我代她转赠于你。”

    将锦盒递到苏晋手中,又续道:“你与小奚是至交,又是十三最信任的人,在我面前便更不必拘礼,日后便跟着十三,唤我一声三姐罢。”

    沈筠言辞隐晦,但苏晋还是立刻明白了她话中深意,耳根子一烫,低声道:“是,多谢三姐。”

    一道茶用完,下人们进得堂内,撤去放了两个时辰的糕饼点心,换上更新鲜的,沈府原也没有这么讲究,但沈筠回京前,沈奚代她与朱昱深请示过,小年夜这晚,请阙无带着朱瑄与朱瑾来府上——亏待了谁,也不能亏待了两位小皇子。

    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