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机甲世界?三观崩塌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窗帘严实,光线晦暗,伴随着刺啦刺啦的电视杂音,荧屏上播放着访谈节目《非常婧距离》,主持人李婧的声音悠悠传来,知性而优雅。

    “即将出场的嘉宾我先不说名字,只给一些提示,看大家猜得出来么?”

    “我的本家;”

    “与一位古代名将重名;”

    “手速五百五十,号称距离‘天人系统’最近的男人;”

    “磁暴战锤——回天;”

    ……

    李婧举止有度,声音抑扬顿挫,节奏感也掌握得很好,老练地调动着现场气氛。

    “还有没猜出来的吗?有吗?”李婧故作张望,带着些俏皮道,“那我再给最后一个提示:机甲——绝望制裁。”

    “李信!”

    “李信,李信,李信……”

    场下,一声高亢尖叫后,本来稀稀拉拉的声音猝然爆发,山呼海啸一般,席卷整个摄影棚!尤其怀春少女的声音,声音亢奋而尖利,音调高得差点要掀翻棚顶!

    但电视前的男子却毫无反应,安静得像个死人。

    哦,错了,他本来就是个死人。

    男子的脖子悬在莲瓣吊顶灯下,脑袋耷拉,四肢垂下,身体早已僵硬,不知死了多久了。

    “嘶——”

    诈尸一般,男子猛地狠抽一口凉气,浑身痉挛,双脚乱蹬,眼睛睁开并瞪得滚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

    赵潜神情迷茫,眼神木讷,脑袋如同一锅沸粥,无数问号冒出。

    来不及思辨这些深奥的哲学问题,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自咽喉传来,他额上青筋暴露,双眼翻白,求生的本能令他剧烈挣扎,如案板上的活鱼般拼命扑腾。

    可是双脚离地,他无处借力,挣扎只是徒劳,窒息感越来越强。

    “重生还不到五分钟,就要‘自挂东南枝’了?这也太衰了吧……”

    赵潜神情哀怨,有种骂娘的冲动。

    喀!

    或许是他的咒骂生效,莲瓣吊顶灯的吊链断开,嘭地一声闷响,赵潜重重落地,摔了个七荤八素。

    紧接着,又是一声清脆巨响,吊顶灯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身上,差点将他再次砸晕过去。

    哗啦哗啦!

    一把掀开身上的灯壳碎渣,赵潜红着双眼窜出,在饮水机下横着脑袋,咕噜咕噜地猛灌了几口水。

    舒服多了!

    “这是哪里?”

    刚刚脱离生死危机,赵潜定了定神,四下观察,眼神狐疑。

    他看了半天,却依旧一头雾水。

    “看看电视节目,或许能……”

    赵潜拿过电视遥控器,随意地翻了一圈,视线渐渐发直,表情凝固如石雕,一脸愕然。

    “极限挑战第三季,——血战机械兽?”

    “机甲的名义?”

    “中国好机师?”

    ……

    “我的前半生?”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稍正常的节目名,赵潜定睛看去,就见节目介绍中赫然写着——“被无良丈夫抛弃,草根女机师的崛起之路。”

    “机甲?机师?”他怔了半晌,心中有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

    “嗯?”

    赵潜身体一僵,猛地打了个寒颤。

    刹那间,来自另一个人的记忆滚滚而来,好似狂风飓浪,要将他的意识淹没。

    “这里是……华夏帝国?”他呼吸急促,低声道,“华夏?”

    这里是华夏帝国,一个平行世界,还有则是……一个机甲纵横的世界!

    诡异的是,其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却和赵潜本来的世界居然如出一辙。

    上古神话中,天塌地陷,洪水泛滥,机械兽祸乱九州,人类在夹缝中生存,艰难困苦,生如浮萍。

    直至有一日,人类在汝水河畔挖掘出一头机甲母体,竟能“生育”机甲,源源不断。

    当时,他们并不认识那些铜皮铁骨的钢铁怪物,为之取名为“泥人”。

    而机甲母体,其名则为——“女娲”!

    却在这一日起,人类命运开始转折。

    接下来的数千年,则是人类与天斗,与地斗,与机械兽斗,逆取而顺守的震撼史诗了。

    “神话?是神话么?”赵潜沉心思索,静静分析着,“至少不全是……”

    这些说法神话味道极重,但大禹的“洪流鞭挞”,后羿的“日陨寒弓”,蚩尤的“战争之子”,轩辕的“太虚”,那一架架上古机甲不止史籍上有明文记载,遗迹考古也都印证了其存在。

    至于往后的朝代,机甲更是多如牛毛!

    甚至,有些更是流传到了今天。

    八大家族中的项家,来自先祖项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